• <input id="4g248"><object id="4g248"></object></input>
    立即打開
    “鴿鷹轉換”:鮑威爾為何成了變色龍?

    “鴿鷹轉換”:鮑威爾為何成了變色龍?

    王衍行 2021-12-01
    11月30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現在是時候停止使用“暫時”一次來形容通脹了。他表示,美聯儲將考慮加快縮減購債,以應對高通脹。美聯儲本月開始減少對經濟的支持,逐步減少資產購買,初步計劃在明年6月完成taper進程。

    一個新的鮑威爾

    在被美國總統拜登提名為下任美聯儲主席之后,鮑威爾成了變色龍——迅速由鴿派轉換成了鷹派。這表明,他可能要披掛上陣,大刀闊斧整治通脹了。鮑威爾角色的轉換,可以用中國一句俗語解釋,“登上腳蹬板兒,立刻變心眼兒” 。

    鮑威爾如今“鷹”氣逼人,他稱將在12月會議上討論提前結束購債。11月最后一天,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聯儲決策者將在12月討論是否比預期提前幾個月結束購債,隨著通脹上升和經濟增長,美聯儲可能會更快地完成縮減購債(taper),可能加速taper,令其提前幾個月結束?!?/p>

    鮑威爾講話的鷹派基調,令許多分析師及美國金融市場大感意外。

    鮑威爾還表示:”通脹進一步上升的風險增加,通脹持續高企的威脅也在增加,物價上漲與新冠疫情造成的供應鏈中斷有關,我們此前在通脹問題上忽視了供給側問題的嚴重性,我們將使用工具來確保更高的通脹不會變得根深蒂固,家庭已感受到高通脹的影響?!笔袌鰧︴U威爾的發言解讀為“鷹派立場”。

    鮑威爾又稱:“目前通脹年率是美聯儲2%彈性目標的逾兩倍,而美聯儲一直將高通脹定性為‘暫時的’,考慮到通脹已經持續了這么久,我認為,可能是時候讓這個詞退役了?!?/p>

    在鮑威爾看來,高通脹為美聯儲加快縮減購債提供了理由。鮑威爾表示該央行準備加速撤回寬松貨幣政策,從而為明年上半年加息打開大門。他的講話表明,美聯儲正從更注重推動勞動力市場加速復蘇,轉向更急于防止物價上漲。

    鮑威爾承諾將利率維持在接近零的水平,直到他們有信心通脹會實現2%的長期目標,并且勞動力市場達到能使就業最大化的條件。但現在通脹正處于31年以來的高位,而且美聯儲首選的通脹指標是其 2% 目標的兩倍多,這給美聯儲的承諾帶來了壓力。

    由于美聯儲正在考慮何時將利率從接近零的水平上調,就業市場疲軟和通脹持續升高將使美聯儲難以實現目標,造成一系列艱難的政策權衡。新的病毒變種讓在勞動力市場上的更多美國人進行更長時間觀望,這可能促使美聯儲認為工資和價格壓力可能比最初的預期更加嚴重。

    “我們將使用我們的手段來支持經濟和推動勞動力市場,并防止更高的通脹變得根深蒂固?!滨U威爾說。

    他預計今年美國經濟將增長5%,但他指出新變量對經濟活動和就業構成下行風險,并增加了通脹的不確定性。

    鮑威爾的評論導致股市暴跌,債券收益率上升。這番言論也體現了他對經濟風險描述方面的總體變化。

    屬于鮑威爾的“鴿鷹轉換”時點將至。從前,以鮑威爾為代表的美國鴿派貨幣政策在帶來諸多好處的同時,也帶來致命的危害。貨幣政策主張方面,鮑威爾有較高的通脹容忍度,允許通脹率暫時高于美聯儲的長期目標。

    加息節奏上,鮑威爾也一直是是鴿派做法,主張對加息也保有充足耐心,重視就業恢復,且重視程度有所上升。但是鴿派的錯誤在于,通膨仍在上升且存在不可控制的風險,市場變得更加脆弱,而鴿派總是充當后知后覺的那一位。

    鷹派言論說明對抗通脹成為優先事項。美國的當務之急是為應付嚴重的通膨,不得不讓經濟大幅降溫。這樣做的后果必然是風險在通膨失控和經濟盛衰之間平均分配。美國如果想防范更大的風險,就必須在貨幣政策上采取強而有力的行動。

    其實,貨幣政策有點像和面——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鷹派在危難之時力挽狂瀾,也不失為明智之舉。所以,市場必須逐漸適應鮑威爾的“鴿鷹”之變。

    美聯儲面臨的風險及挑戰前所未有。毋庸諱言,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一意孤行造成了對通脹判斷的滯后,措施解決通脹的最佳時機。他主張的“通脹暫時說”帶有很強的誤導性。

    “謙受益、滿招損”,在未來,一種充分意識到不確定性并保持謙遜的作法,才是推進貨幣政策的正確方向。

    對未來的大致判斷是:不斷上升的政府債務和其它潛在壓力,是維持通脹長期高位的推手,通脹顯著上升的威脅將持續存在,通脹趨勢將遠遠高于過去20年約2%的平均水平。

    鮑威爾的鷹派言論表明,美聯儲現在的重點已轉向對抗通脹及其負面影響。鮑威爾同意放棄“暫時通脹”這一表述,說明他承認高通脹不再是暫時的。這令美聯儲存在對抗高通脹方面有一定急迫性,這可以構成加快完成taper的理由。但這也與11月初FOMC稱要在2022年6月完成taper的計劃相悖。

    奧密克戎(Omicron)將為鮑威爾增添變數

    最近幾天,Omicron的出現讓全球金融市場感到不安,人們擔心它可能傳播得更快,而且比目前占主導地位的Delta變種病毒更嚴重,突破疫苗保護。

    鮑威爾梳理了Omicron加劇通脹前景的不確定性。11月29日,鮑威爾說:“新出現的Omicron可能會加劇導致今年通脹飆升的供應鏈干擾問題。最近新冠病例的增加和Omicron的出現給就業和經濟活動帶來了下行風險,并增加了通脹前景的不確定性。他說,對病毒的更大擔憂可能會降低人們外出工作的意愿,這將減緩就業市場的進展,并加劇供應鏈干擾問題?!?/p>

    在這之后的第二天,鮑威爾表示,Omicron有加劇供應鏈中斷的風險,供應鏈中斷已導致今年通脹意外飆升,同時也可能抑制勞動力供應。

    他說:“Omicron的挑戰,真的是在于傳染性,在于疫苗應對任何新變種的能力,在于一旦被感染,病癥的嚴重程度……專家告訴我,我們將在約一個月內對這些答案有相當的了解。不過,我們會在一周到10天內了解一些情況。到那時,也只有到那時,我們才能評估其對經濟的影響……就目前而言,這是基線預測面臨的一個風險,并沒有真正納入我們預測的考量當中?!?/p>

    盡管如此,鮑威爾承認Omicron正不斷推高經濟預測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增加通脹風險。但他認為其造成的影響與2020年3月時的情況“不具任何可比性”。當時大流行令經濟陷入了短暫,但卻是史上最嚴重的衰退之中。

    鮑威爾這的潛臺詞是,如果Omicron加劇了通貨膨脹,同時阻止更多勞工尋找工作,可能會導致工資繼續上漲,并在未來幾個月讓美聯儲陷入艱難處境。

    Omicron對美聯儲的影響有四:

    一是這種對待Omicron的態度,可能有助于解釋鮑威爾在市場恐慌面前意外展示鷹派姿態的原因;

    二是Omicron出現在美國通脹數月高出美聯儲官方目標兩倍多的時點,將為貨幣政策收緊路徑再添變數;

    三是美聯儲現在的重點已轉向對抗通脹及其負面影響,而不是新的變種病毒對經濟活動造成更多潛在干擾;

    四是新變種病毒可能令12月會議上加速taper的計劃復雜化,Omicron突然來襲,供應鏈問題推動通脹上升的因素將持續存在,通脹上行風險加劇,或從“暫時性”轉變為“長期性”。

    總之,Omicron擴散將對經濟復蘇產生損害。最初的經濟形勢和就業人數增長可能會下降,并且供應鏈問題將加劇,通脹壓力也會比此前預期加大。Omicron擴散使美聯儲的困境雪上加霜,但鮑威爾肯定會見機行事。(財富中文網)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中國銀行業協會前副秘書長。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財富中文網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編輯:徐曉彤

    最新:
    熱讀文章
    熱門視頻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
    快3玩法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