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4g248"><object id="4g248"></object></input>
    立即打開
    孫大午,是否兩次踏進同一條河里

    孫大午,是否兩次踏進同一條河里

    鄒佳銘 2020年11月14日
    民營企業家屢屢遭遇理想和現實的反差

    編者按:

    11月11日,這樣一則新聞被掩蓋在雙十一的聲浪中——當日,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發布警情通報稱,經偵查,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孫大午等人涉嫌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等違法犯罪。公安機關依法對孫大午等人采取了刑事強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偵辦中。

    《南方周末》這樣描述對大午集團的抓捕:“凌晨1點左右,6輛大巴車載著特警,帶著沖鋒槍、警犬和梯子,闖進了大午新民居……附近通訊信號都被屏蔽,警方將人帶走以后才恢復。有的家門有被強行撬開的痕跡?!薄凹瘓F高層幾乎全被抓捕,‘相當于連鍋端了’。同時,集團對公賬戶被凍結,食堂連買菜做午飯的支出都沒有了。此外,集團與各個子公司的人力資源、財務處,都已被警方控制?!?/p>

    作為一名刑辯律師,也算是經歷過血雨腥風的場面,但是讀到這段文字時,仍然不寒而栗。面對手無寸鐵的“集團高層”,為何要使用武器?畢竟涉嫌犯罪的公民,依然還是公民,而不是危害社會安全和秩序的敵人。

    另一個疑問:是什么罪名引發了這場大規模的行動?據媒體報道,被抓捕的人員中,還包括孫大午夫婦、孫大午的兩個兒子、兩個兒媳婦等家人,以至于他的一個孫子被留在家里,由警察看管。

    作為一名專業律師,我無法想到法律規定來匹配上述場景。如果是集團高管“連鍋端”,這更像是單位犯罪,但是刑法規定的尋釁滋事和破壞生產經營罪,都不屬于單位犯罪范疇。且單位犯罪依法只能歸責于具體實施犯罪行為的人和單位的負責人,不會導致20多人被抓捕。

    如果是共同犯罪,辦案機關依法可以對參與犯罪的人采取強制措施。但是,按媒體披露的事由,執法起因于大午集團與徐水國營農場的土地糾紛,雙方曾發生過“肢體沖突”。似乎大午集團高管全都擼起袖子,與對方干了一場。那他們就是打架滋事的共犯,在之前的中國刑法中,這叫“流氓罪”。

    從集團高端“連鍋端”和“集團對公賬戶被凍結”這樣的描述來看,這更像是一場針對涉嫌“黑惡”犯罪的執法。

    具體是什么罪名,目前還要等待法院給出一個公正的判決。

    不過,媒體報道里的大午集團很難讓人聯想到黑惡之地。

    大午集團官網顯示,孫大午生于1954年6月。1985年,他創立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孫大午現任大午集團監事長。到2000年,該集團已經擁有16個廠,設有醫院、學校等配套設施,承載著1600名員工及其家屬的全部生活,年產值過億。

    在這里,職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醫療;做一次包括B超、驗血等在內的全套檢查,只要10元錢;投資3000多萬元建設的學校比集團辦公樓還要豪華,一個學生月均生活費卻只要100多元。

    用孫大午本人的話說,“他要搞的是一種桃花源的生活方式,大家很祥和地生活在大午城里,住得起房子,看得起病,孩子上得起學……是一個好人相聚的地方?!?/p>

    媒體描述孫大午打造的這樣一個“夢想之城”,確實是一個小社會。如果一定要定義一種顏色,我想應該是“綠色”。它是孫大午作為一個從社會底層成長起來的,受家庭傳統文化侵染的農民企業家,所彰顯的家國情懷,和理想中的和諧社會的現實圖景。

    這樣的描述讓人很難將大午集團和孫大午與“黑惡勢力”聯系在一起,也為本案增添了更多疑點。

    司馬遷說:“法令所以導民也,刑罰所以禁奸也”,如果我們把企業家當作公民,即使涉嫌犯罪,也應該以引導和教育為主。刑罰的目標是“禁奸”,企業和企業家在生產經營中所涉及的犯罪,按照中國傳統“慎刑”思想,也不應該濫用羈押、查扣等刑罰措施。

    這幾年中央和最高檢、最高法出臺了一系列保護民營企業的法規文件,尤其是最高檢提出了“慎捕慎訴”的精神,2019年以證據不足做出不捕人數是2009年的3.5倍。但是,在2020年,孫大午為什么又進去了?

    孫大午曾于2003年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捕,并因此獲刑三年有期徒刑,緩刑四年,在羈押近半年后被釋放。但是,期間大午集團的經營受到重創,幾家工廠停產,流失了四五百名工人。據公開報道,孫大午聽到這些消息后只是沉默不語。

    他收養的兩個孤兒,因交不起學費差點被趕出校門。當他看到準備和加拿大一所學校合作辦學而建的圖書館大樓,因他被捕而擱淺,三四百個建筑工人走得一個不剩時,他再次無語望天。

    媒體將他的個人經歷稱之為“悲情”,但我更想把他看作中國民營企業家在中國社會轉型中的標本。他的個人經歷,折射出的是這場轉型中的多個主題:非公有制經濟的地位、私有財產的保護、刑法的謙抑性、司法的文明程度、政商關系等。

    在今年3月的一次大學演講中,孫大午把這場2003年的經歷定義為“死里逃生?!彼f萬沒有想到的是,17年之后,他再次面臨同樣的困境。

    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說:“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里?!比绻逊傻倪\行比做一條河流,它的源頭是立法,上游就是司法,下游則是公民的法治信仰。這條河流的源頭已經充分重視并確立了保護民營企業的規則,最重要的是上游能否照章執行,不能被成見和利益所污染。如果上游被污染,則這條河流的下游就免不了被污染的命運。沒有法治信仰的社會,根本無法建立市場經濟和文明強國。

    孫大午的再次被抓,就是一塊試金石,檢驗的是17年間我們的觀念、立法和執法是否跟上了中國社會的發展和轉型。我更愿意相信那位兩千多年前希臘哲學家的名言,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里?。ㄘ敻恢形木W)

    鄒佳銘

    法學博士,牛津大學訪問學者,北京和昶律師事務所主任;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2015年,鄒佳銘律師獲得了ALB評選的"ALB2015年最佳女律師"稱號;2017年,鄒佳銘律師被ALB評選為“ 2017年中國十五佳訴訟律師”。專業領域是刑事辯護。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快3玩法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