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4g248"><object id="4g248"></object></input>
    立即打開
    水下70米

    水下70米

    徐曉彤 2020年10月28日
    這是第一家在中國從事水下機器人研發與制造的民營企業。

    長江水流湍急,一輛公交車一直在水下漂動,水裹挾著泥沙使水下能見度幾乎為零,距離車輛連同里面的乘客墜江已經過去了四五個小時。這種災難性的環境是專業救援人員極少遇到的。此時,救援人員將希望寄予在了面前這個中號箱子大小的黃色水下機器人身上。

    兩年前的今天,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轟動了中國。2018年10月28日上午10點08分,一輛載有15人的22路公交車沖出萬州長江二橋落入水中,并在之后的數小時杳無音信。

    兩年后,我走進了魏建倉的辦公室,他先遞過來一盞茶。如果環顧周圍就會發現,這間屋子里以木制品為主的陳設和他遞上來的這盞茶一樣,透露著與他本人不相符的老派氣息。當年那臺黃色水下機器人就是他的公司深之藍生產的。

    在深之藍參與的眾多救援故事當中,令魏建倉印象最深的便是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

    重慶公交車墜江救援現場,河豚水下機器人布放準備。圖片來源:深之藍

    那臺嘗試通過水底側掃來完成搜救的水下機器人是深之藍的河豚IV-A,由國內知名民間救援組織藍天救援隊在事發不久前購入,送到廣州尚未拆箱,便發生了墜江事件。于是這臺設備被緊急調往重慶事發地,深之藍也派專人去了救援現場協助操作。

    繼第一次下潛被迫返回后,救援人員另擇下水點再次下潛河豚IV-A至水下70米。但只有箱子大小的設備與浩蕩長江相比無疑是滄海一粟,設備能在水下保持平穩,不被水流沖走全要靠其核心部件——推進器。

    在2015年之前,推進器的落后讓深之藍的產品無法與海外生產的水下機械相提并論。雖然部件可以從國外購買,但這意味著產品成本直線上升,喪失競爭能力。

    是否能掌握核心技術關系到公司的存亡,2015年初,深之藍決定要自主研發推進器。對魏建倉來說,研發過程是一大難關?!白?,000次實驗都不成功,發動機技術永遠是最難的?!闭f到這里,技術專業出身的魏建倉明顯加快了語速,一串專業術語脫口而出,用來描述用技術實現推進器在水下保持穩定的困難。

    河豚水下機器人進入墜江公交車內部,并傳回視頻影像。圖片來源:深之藍

    推進器的研發到2016年才初見成效。隨后又經過多次調整,才終于完成技術突破,實現了小體積大推力,使產品在水下有了穩定的表現。

    在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中,河豚IV-A成功找到了沉江車輛,用時不到一小時。

    ***

    作為《財富》(中文版)今年發布的“中國40位40歲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單中的一員,魏建倉創辦的深之藍從事的是水下機器人這一在國內尚屬年輕的行業。

    但該行業在科技領域已然不是一個新的概念。早在二戰期間,潛艇的無人化其實就是水下機器人的一種。到了20世紀60年代,海洋石油開發興起,各方面對于石油資源的需求增加,油價上漲,水下機器人逐漸成為了剛需,它要代替和輔助人類到水下空間解決問題、拓展資源,包括執行水下救援任務。

    魏建倉參與海豚IIA產品水池試驗。圖片來源:深之藍

    魏建倉曾經說過,創業的初衷是想要填補國內水下機器人行業中民營企業的空白。作為一名曾經在體制內工作的研發人員,與眾多放棄鐵飯碗的創業者丟掉安逸人生劇本的故事不同,他選擇創業并不出人意料。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創業是骨子里的東西。

    他說,這份創業基因來源于他的父親。在改革開放時期,魏建倉的父親便做起了個體戶生意,而后又在20世紀90年代創辦了企業,雖然規模并不大,但足以讓一家人衣食無憂。時至今日,父親創辦的企業已經走過了30多個年頭。這是過去40多年中,中國數不清的用勤勞智慧改變生活、乃至命運的故事之一,也是魏建倉從小到大親眼看到并親身經歷的。

    創業本就艱辛,想在空白領域第一個寫上自己的名字,更非易事?!罢嬲_始創業之后,才明白這一行業之前為什么會有空白?!蔽航▊}像是自嘲地說,“就是因為不好干啊?!?/p>

    創業七年后,魏建倉向我講起了深之藍的“原點”,他舉起食指在空中點了一點?!耙晃恢钠髽I家說過,公司的第一年是從原點出發,你往哪里走都是對的,都是前進?!彪S后手指又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但是第二年有的人就回到了原點,有人直線前進,有人曲線前進,只要能前進的都是好的企業。但很多企業卻開始往后退,所以說很多中國企業活不過三年。企業的引領者能夠把握方向、堅定目標是很重要的?!?/p>

    在2013年參加創業比賽時,魏建倉在企業目標一欄寫上了:做一家受世人尊敬的高科技企業。這是一句含糊的企業發展愿景,被許多企業寫在宣傳冊上,只不過,對于一家創業公司來說,至少在初期,并不現實?!斑@句話根本就看不出來這個企業是干啥的?!被叵胱约鹤畛醯哪繕?,魏建倉笑著說。

    這句如今他本人回想都甚感縹緲的話顯然不能支撐公司走到今天。

    那深之藍走出原點后的方向在哪里呢?“早期的時候我也不清楚?!蔽航▊}對此坦言道。

    其實得到這個回答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之前在被問到是否為創業做了充足準備時,他就直截了當地擺了擺手說,沒有一件事情是可以完全準備好的。在他看來,再聰明的人也無法預見下一秒會發生什么、出現什么,唯一可以確定的只有自己想做什么。

    他說,事情想好了,就去做,資源都在路上。這份自信并非全部來源于深之藍已有的成就。在更大程度上,是投資者的邏輯使他深信這條路走得通:水下機器人行業是國家所需要的,有需要就有市場,擁有好的團隊就能把事業做起來。他在這樣的邏輯指引下擁有了更加清晰可行的目標——連接需求與價值。

    雖然在工業技術領域,中國在一定程度上依舊在跟隨西方的步伐前行,但每個國家對于技術實際應用的需求卻不盡相同。

    南水北調便是一項典型依據中國特有情況修建的大型工程。但工程并非是一朝建成便可一勞永逸的事,要保證實際應用時的運行狀態,需要專門的設備下水,對大型渡槽、隧洞、水庫、渠道和大壩等工程進行檢測監控,然而當時已有的水下機器人技術無法覆蓋如此復雜的工況。

    深之藍因為具備水利方面的經驗,便與南水北調部門聯合研發了新型水下機器人,并按照國內的實際情況,演化出一套方案,實現了該業務的常規化。南水北調的檢測業務每年都需要進行設備的更新與維護,公司為此專門成立了檢測處,對深之藍來說,這就形成了一個可持續的市場?!吧钪{是國內少有的,從創造概念開始,將概念端與價值端相連的企業?!蔽航▊}對此頗感驕傲。

    但是工業級產品的回款周期較長,產品價值落地需要時間,單單依靠國家及組織買單的工業級產品營利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為此,魏建倉一直在尋找機會。2016年11月,消費級產品的門在拉斯維加斯國際潛水裝備展上被他敲開了。展會上,魏建倉看到了一類體型龐大的水下助推器。這種助推器在軍方早有應用,但造價昂貴,且運輸極其麻煩。由于內置大量電池無法空運,若想潛水使用,必須提前幾個月通過船運運輸。

    魏建倉由此得到了靈感——能否將水下助推器體積縮小并將價格做到消費級區間,將產品賣給更多的人?

    回國后,魏建倉馬上投入到該想法的實驗中。由于深之藍有做水下機器人的經驗,技術人員用積累的流體力學知識對產品的流線和小型化組合方案進行處理。最終的實驗結果表明,該想法可行。

    魏建倉帶著最初的產品白鯊Mix消費級水下助推器再次參加展會時,一位來自谷歌的專家向他豎起大拇指。魏建倉說深之藍得到了美國人極大的尊重,因為他們是創新者。

    “它可以把人變成魚?!蔽航▊}形容道,人們在游泳或潛水時手握助推器便可以在水下被帶領著前進。

    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嚴峻情勢下,深之藍的消費級產品銷量保持了接近百分之百的增速。魏建倉對此解釋道,該類產品屬于新品類,銷售量其實只是剛超過“三萬”這一消費品完成研發的數量門檻。且深之藍并非未受影響,疫情使海外市場拓展受阻,展會全部取消。因此他將今年的成績歸因于前些年所做的市場鋪墊發揮了作用,以及人們對這一領域認知的提高。

    但無論如何,市場傳達出的信號是積極的,深之藍在今年7月完成了新一輪的融資,科創板的正式開板也加速了深之藍的Pre-IPO計劃。

    在深之藍即將邁向資本市場的新起點時,我問魏建倉:“你最初的夢想是什么?”他思考片刻后答,已經想不起來了。但在聊了兩三個其他的話題后,他說他想起上初中時老師也曾經問過同樣的問題。

    他笑著回憶道:“當時我就說,要拓展人類的空間。如果讓地球失去一部分引力,將一部分水引到月球上,月球就會變成適宜生存的空間。這件事我一直記得,但從來沒提過。因為太扯了,不是嗎?”

    這是一個天馬行空的夢想。而那位老師面對的還是一個稚氣未脫的少年,他點了點頭,但最終沒有對此作出評價。

    ***

    《財富》(中文版): 深之藍在今年7月完成了新一輪的融資,而且聽說現在已經有Pre-IPO計劃了。這是從創業開始就有的計劃,還是事業發展到這一步有什么力量在推動你?

    魏建倉:科創板的出現推動了這一進程,這也是企業發展的核心需求。我認為科創板對中國市場來說意義重大,它讓科技創新型企業和高成長型的企業更早地進入資本市場,然后獲得融資能力。對深之藍來講,我可以直說,上市對我們具有重大廣告效應,所以我們要推進這個事情。

    我也研究了一下股市為什么出現,就是為什么把要企業打包成商品到市場上分塊賣。企業到了穩定的階段就相當于價值的創造者,股市相當于一個創造價值、分享價值的體系,將價值分享給大眾,與此同時企業也獲得了更多資金與資源,從而實現進一步發展。我認為這個邏輯是清楚的,是對的就去做。

    《財富》(中文版):投資人是否會向你施加一些影響,比如向你傳輸關于資本市場的知識?

    魏建倉:投資人要求收益是很正常的,這是他們存在的基礎和邏輯。

    深之藍的股東都很好,沒有催促上市的。都是站在企業的角度幫忙分析當下的形勢和資本市場的情況,分析什么時候應該提前融資。比如,我們在2018年7月完成了一輪融資,那時候市場已經出現寒冷了,但是投資人在圈里能獲得的信息更多,他們建議要趕緊做一輪融資,雖然現在寒冷,以后會更寒冷。這些信息的傳達很有用。

    《財富》(中文版):你很善于處理跟投資人之間的關系嗎?

    魏建倉:這個不能叫善于。投資人投資深之藍就是對我的高度認可,在這種前提下,內心其實是有一種感覺的,就是相信你能成。所以大家交流起來不費勁,我只需要說真心話:未來是什么樣子的,現在有什么困難。投資人都是站在我的角度幫著解決問題的。

    公司在面臨上市的過程中,我們對律所和會計事務所說,深之藍的一切都是開放的。有再多的艱難,我們都是真實地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只要不欺騙,誰都知道做企業的難,沒有人會故意為難你。

    《財富》(中文版):你本人有沒有什么想要盡快解決的問題?

    魏建倉:沒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問題,但有一直存在的問題——就是自身的認知的提高。

    因為從片面的角度來講,做企業是反人性的,因為商業需要利他主義精神,才能成就偉大的商業,你得為別人服務,讓別人感覺爽。這其實是個有挑戰的過程,任何人都有自私的一面。要快速調整自己,保持足夠高的熱情,這個是要靠內心的。

    《財富》(中文版):你是怎樣保持熱情的?

    魏建倉:我不相信有人能一直能保持情緒高漲的狀態。狀態不好的時候,就盡量把低潮期縮減最短,盡量通過思考進行調節,自己想明白了就好了,很多問題都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財富中文網)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快3玩法绝招